p3开机号近十期号码查询结果|p3开机号近100期号码查询
當前位置:首頁>廉政課堂
這些“關鍵少數”犯罪心理初析
來源: 《黨建》雜志 發布時間: 2019-04-17 瀏覽數: 346

領導干部這個“關鍵少數”身處關鍵崗位、關鍵環節,一旦發生嚴重違紀違法問題,往往“一查一大片、一挖一大窩”,嚴重破壞一個單位或一個地方的政治生態。 

從近年來查處的案件來看,很多貪官是在擔任“關鍵少數”的職務后貪婪之心開始膨脹的。翻看落馬“關鍵少數”的懺悔錄,都會提到促使其腐化墮落的種種心態。不管是哪種心理作怪,歸根結底都是源自價值觀扭曲后貪念的膨脹。本文揭露了一些落馬“關鍵少數”的犯罪心態,看看他們是如何從“關鍵少數”淪為階下囚的,希望廣大黨員干部汲取慘痛教訓,筑牢拒腐防線。 

“心無戒懼”的狂妄心理 

【案例】2019年1月10日,甘肅省紀委監委用930個字通報了曾擔任武威市委書記長達7年、因任內發生轟動全國的抓記者事件而為公眾所熟知的火榮貴嚴重違紀違法案詳情,措辭極其嚴厲。火榮貴在擔任武威市委書記等職務期間,把主政地方視為私人領地和獨立王國,理想信念喪失,宗旨意識泯滅,黨性原則缺失,權力觀、政績觀、道德觀嚴重扭曲,心無戒懼,蔑視紀律紅線,膽大妄為,踐踏國家法律,政治問題與經濟問題交織,違紀問題與違法問題并存,六大紀律條條違反。

【解析】心無戒懼的狂妄心理是火榮貴等“關鍵少數”走向犯罪道路的原因之一。在近年來落馬的“關鍵少數”案件中,不乏像火榮貴一樣自視甚高的領導干部,把自己當成特殊人物,自恃能力強、人脈廣、經驗豐富,心無戒懼,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把自己混同于私人老板,將主政地方當成“自留地”。認為自己勞苦功高,就算犯一點錯誤,組織上也不會予以追究;有的人甚至認為離開了自己,本地區本部門本單位的事業就不會有很好發展,就算有點問題,組織上也會容忍遷就。這些落馬”關鍵少數”忘了初心和使命,忘了權力是人民賦予的,職責是組織授予的,崗位是根據工作安排的。正是因為有了這些錯誤想法,他們才有恃無恐,最終越陷越深、無法自拔。

“與人攀比心有不甘”的失衡心理

【案例】曾任湖南沅江市委書記的鄧宗祥在沅江市工作9年,擔任市委書記5年,不僅個人嚴重違反黨紀國法,還帶壞黨風政風,破壞了當地政治生態。“毛毛細雨濕衣裳,點點貪念毀名節”。鄧宗祥調到沅江工作后,也曾“拒收臘肉”“拒接煙酒”,但隨著職務地位的升遷,鄧宗祥思想起了很大變化,看到一些素質不高的老板腰纏萬貫、左擁右抱,心里總覺得不是滋味。不知不覺中,鄧宗祥作風松動、理想信念動搖,錯誤認為收點煙酒、收點小錢不是違紀違法,開始講排場、比闊氣,穿衣必選大牌,坐車必是大排量,出門必住星級賓館,最后走上了萬劫不復之路。據調查,鄧宗祥僅收受“和天下”等高檔香煙就多達800余條。

【解析】縱觀“關鍵少數”腐敗案件不難發現,一些領導干部之所以走上違法犯罪的道路,就是因為存在攀比心理,這些人具有較高的文化知識和專業水平,在各自的崗位上都能獨當一面,看到有的老板一擲千金,心理失衡,認為自己的能力并不比他們差,于是就不擇手段地斂財撈錢,利令智昏突破紀律底線,甚至以身試法。

“只有天知地知”的僥幸心理

【案例】貴州省委原常委、遵義市委原書記廖少華在擔任六盤水市市長、黔東南州委書記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有關公司或個人牟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賄賂1324萬元。落馬前的廖少華,在許多人眼中屬于“低調”“務實”的干部。但隨著職務的升遷,他的思想意識發生了改變。“受到市場經濟的巨大沖擊,特別是看到社會上一些人大把掙錢,大肆揮霍享樂時,自己的心理也逐漸失衡,理想信念開始動搖,干了許多黨紀國法所不容的事。”“與我交好的老板只有兩個,收受賄賂也比較隱蔽,以為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覺得不會出事。”廖少華在庭審時這樣總結自己的心態。廖少華主政黔東南州7年間,只與唐紹平、陳春章等少數承包工程項目的老板關系密切。廖少華的腐敗口子較小,接觸的腐敗官員并不多,與廖少華存在腐敗關系的只有一個官員、兩個老板,這或許是在眾多腐敗案例中絕無僅有的。然而,廖少華最終是機關算盡,依然無法逃脫走進監獄的下場。

【解析】翻看落馬貪官懺悔錄,雖然每個人的腐敗行為都有其具體原因,但大多數人在自我剖析時都提到了僥幸心理。有人自詡高明,以為自己精心設計、反復包裝的違紀違法行為不留痕跡,沒有人能查出來;有人覺得交往的“朋友”講義氣、靠得住,他們不會“出賣自己”;有人雖然清楚認識到腐敗行為的嚴重后果,但總覺得反腐敗不會反到自己頭上。正是由于心存僥幸,這些黨員干部將腐敗動機轉化成了腐敗行為。

打碎貪官的僥幸企圖,就要堅持反腐零容忍、無禁區,形成強大的震懾效應,讓瞞天過海者無處遁形,讓蠢蠢欲動者斷了念想。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的貪婪心理

【案例】曾任安徽省望江縣委書記的張金華,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安徽省濱江路橋工程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汪某某等13家單位和個人在工程承建、工程款撥付、項目申報、工程施工協調等方面牟取利益,非法收受上述單位和個人給予的財物共計193萬元人民幣、5.4萬元購物卡、2萬元美金、1100克黃金。2005年是張金華主持縣政府全面工作的第一年,也是他開始“沉淪”的第一年,自此膽子越來越大,受賄數額越來越大。據了解,張金華自費10萬元完成碩博課程;其子留學花費近70萬元,上清華金融碩士班學費31.4萬元,在北京買房花費225萬元,這些費用都是用受賄款支付的。

【解析】貪婪心理幾乎是一切腐敗分子違紀違法的共有心理特征,是黨員干部走向犯罪道路的內在驅動力。具有貪婪心理的人,為了錢財,鋌而走險,采取各種形式,肆意索賄受賄、侵吞公款。有些黨員干部貪婪無度,為了錢財,可以不擇手段,甚至冒著生命危險。一些人信奉“金錢至上,有錢能使鬼推磨”“當官不發財,請我都不來”。廣東省惠州市打私辦原主任張某在懺悔書中寫道:“沒想到自己在對越自衛還擊作戰的戰場上,身中三發子彈沒有倒下,在今天沒有硝煙的斗爭中卻倒在金錢的魔掌之下,真是人生的悲哀。”

這些案例告誡我們,貪婪的私心、膨脹的欲望是一些黨員干部鋌而走險的重要心理誘因。

“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補償心理

【案例】“誘餌只是外因,鯉魚上鉤,終究是因為沒能控制住自己的欲望。被留置后的那些日夜,我經常徹夜難眠,處于深刻反省和強烈自責中。”2018年4月11日,浙江省紹興市委原常委、宣傳部原部長何加順站在被告席上懺悔。何加順利用擔任紹興市委常委、紹興縣委書記、柯橋區委書記的職務便利,為他人在房產銷售、項目建設等請托事項上提供幫助,非法收受他人所送財物,共計價值人民幣559萬元。2018年7月2日,浙江省臺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何加順有期徒刑6年,并處罰金30萬元。何加順在懺悔書中感慨,自己也曾是個“不圖錢財”的干部。然而,在當上縣委書記后,何加順漸漸放松了自我要求,認為自己權力變大了,能力不差、工作沒少干,可以說“為當地發展作出了重大貢獻”,但是回報與付出不符,覺得自己吃了虧,從而萌生撈點兒好處的“補償心理”。從收受煙酒、衣物開始,何加順收受禮品的態度慢慢從“想退”,到“想退未退”,再到心安理得接受,最后甚至把“我為你辦事、你自愿送我錢物”視為常態,底線一旦失守,便一發不可收拾,在一些企業老板的強大攻勢下,何加順的貪婪不斷升級,最終墜入深淵。

【解析】大部分落馬“關鍵少數”在工作中的確干出了實實在在的成績,像何加順這樣在工作崗位上積極有為,在不少人眼中是“有兩下子”“有能力”的干部,但他們仍在金錢和權力面前敗下陣來,這些所謂“能人”在取得一定成績的同時,濫用公權力牟取私利的貪腐行為也隨之而來。“補償虧欠”只是貪官自欺欺人的借口,歸根結底還是因為黨性弱化、信仰缺失,漠視紀律規矩,把個人利益凌駕于黨和人民的利益之上。

黨員干部為黨和人民工作不是等價交換,不能斤斤計較職務、報酬、待遇。如果總認為自己吃了虧,總覺得別人得到的多,那么欲望就永遠都得不到滿足。防止“補償心理”滋生,廣大黨員干部應當牢記宗旨意識,增強紀律意識,秉持在任何時候都不能違反紀律的原則。

版權所有:中國共產黨南京市委員會組織部 蘇ICP備09086737號

p3开机号近十期号码查询结果